国盛证券–非银金融行业周报:本周聚焦—压降结构性存款、严查套利,影响几何?【行业研究】

【研究报告内容摘要】 本周聚焦:压降结构性存款、严查套利,影响几何?事件–近期结构性存款监管“升级”:1、根据财新报道,6月以来大中型银行陆续收到银保监会的窗口指导,要求规范结构性存款管理,且在9月底以前压降至年初规模,年底前进一步压降至年初的2/3;2、6月12日,北京市银保监局发布《关于结构性存款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要求结构性存款增长过快的银行逐月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杜绝“假结构性存款”、“企业套利”与“资金空转”。 监管升级主要针对企业“票据贴现-购买结构性存款”的套利行为,以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1、从利率环境看:为了减少2020年“新冠疫情”对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冲击,货币政策持续加码,企业融资成本迅速下降,票据利率已降从3.3%左右至3月末仅2.94%。但由于存款利率相对刚性,且2017年以来存款重要性提升(银行需满足各类流动性监管要求),存款竞争压力加大,不少银行不得不通过结构性存款的方式“高息揽储”。根据融360数据显示,5月末结构性存款到期收益率仍高达3.67%。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可以通过“票据贴现-购买结构性存款-再开票”的循环无风险获取70bps左右的“套利”。 2、从量的角度看:2020年1-4月企业票据融资增加了1万亿,同时全国对公结构性存款大幅增加了2万亿,其中主要是中小型银行(包括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增加了1.5万亿。我们预计结构性存款的主要增量来自于股份行,主要基于:A、2019年10月《结构性存款新规》出台,明确要求具备普通型衍生品资质的银行才可以发行;B、从上市银行数据来看,3月末其整体存贷比为95.5%,高于其他类型银行,存款压力较大。 3、5月套利行为或有所放缓。一方面五月票据贴现仅增加不到1600亿(同比多增仅420亿,少于3、4月的1100亿、2040亿),另一方面5月M2增速维持在11.1%,而M1增速提升1.3pc至6.8%,表明活期存款增长回暖。 对金融市场、银行业的影响:引导无风险利率下行,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 1、对金融市场的影响:1)短期货币政策更注重节奏。在社融增速已升至12.5%,且国内疫情取得阶段性控制,经济企稳预期升温的情况下,短期货币政策或更注重节奏,避免利率下行过快使得企业套利过于活跃,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升级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的考虑;2)但中长期来看,利率下行趋势仍较为确定。一方面,全球疫情仍在扩散,外需不确定性仍较大,经济仍有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压降高成本结构性存款的本身就是在引导全社会无风险利率的下行。3)参考2019年初的“票据套利”:3月开始监管严查“假结构性存款”与企业套利后,货币政策也边际有所收紧(10年期国债利率从3.1%上升至4月底的3.4%左右),但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货币政策再度转向宽松。 2、对银行业的影响:降低全行业负债成本,利好存款基础较好的银行。 1)行业整体:全年高成本结构性存款将压降5.7万亿,一部分或可以转化为普通存款,减轻负债端压力。根据4月末数据静态测算,到9月底(压降至年初水平)全行业结构性存款将压降2.5万亿,占存款总额的1.37%;全年(压降至年初的2/3)将压降5.7万亿,占存款总额的3.09%。预计这部分资金或一部分将转化为低成本一般性存款(上市银行2019年末存款成本率仅2.05%,低于结构性存款3.67%的成本率)。 2)银行间分化加大:利好存款基础较好的优质银行。A、对于存贷比较高、存款压力较大,将结构性存款作为吸收存款的重要手段的银行,监管升级会加大其存款流失压力,进而影响资产扩张速度;B、但对于存款基础较好的优质银行,主要是受制于存款恶性竞争,缓解客户留存压力,才将结构性存款作为一个金融产品的补充形式。监管趋严并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运营,反而其会相对受益于客户竞争压力较小。 3)由于本次严监管进一步加剧了中小行存款竞争压力,若未来这一压力过大,或驱动政策层采取更直接减缓存款压力的工具—降低存款基准利率。 风险提示:疫情逐步蔓延,宏观经济下行;资本市场改革不及预期。

阅读附件全文请下载:国盛证券–非银金融行业周报:本周聚焦—压降结构性存款、严查套利,影响几何?【行业研究】

310976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