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银行业流动性周报第56期:结构性存款“七问七答”【行业研究】

【研究报告内容摘要】 在本篇报告中,我们将对市场所关注的结构性存款若干问题以Q&A形式进行梳理。 Q1:结构性存款的基本情况:规模、期限与价格。年初以来,对公银行结存增长快于零售银行,国股银行快于城商农商,据此推测,典型对公业务主导的国股银行结构性存款增长较快。结构性存款利率为3.5-3.7%,远高于一般存款利率水平,平均期限为4-6个月。 Q2:为何结构性存款增势迅猛、价格高企?(1)货币创造机制改变造成稳存增存难度加大。外汇占款和影子银行信用派生明显减弱,对于主动负债的依赖程度不断提高。(2)结构性存款的高成本特征,使之成为差异化营销揽存“利器”。在期权部分设置不可行权条件,并通过提高FTP将结构性存款转化为高收益“类固收”产品,FTP定价以Shibor作为基准利率,绕开了自律机制的约束。(3)客大欺店、店大欺客问题。大型企业具有较强的溢价权,往往会要求提高结构性存款价格,甚至出现大量超FTP授权审批现象,这会抬高整个结存的价格水平。(4)统计为一般存款,银行存在较强刚性需求。大部分银行在会计处理时,一般将结构性存款纳入对公存款科目,对流动性监管指标的改善效果更好,考核权重也相对更高。 Q3:加强结构性存款管理的意义何在?一是结构性存款已成为核心负债成本居高不下的核心约束。二是结构性存款与金融市场利率的大幅背离衍生出广泛套利,是资金“套利空转”的重要载体。许多银行已加强了对2年期以上大额存款和协议存款的量价限额管理,并制定了逐步压降结存计划,但控制结存需要“有形之手”。 Q4:结构性存款管理为何选择“压量控价”?近年来监管层在打击假结构、明确发行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主体资质出台了若干政策,并将结构性存款保底利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但执行效果并不理想。被迫直接要求银行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但该方式属于应急手段,更具有长效机制的手段应是:逐步推进“假结构”向“真结构”转变,通过货币政策价格信号的传导,引导结构性存款利率缓慢下行。 Q5:此次结构性存款压降规模有多大?极端情况下,整个银行体系压降规模为5.74万亿,降幅47%。我们预估压降规模在2~3.5万亿,并预计5月份结构性存款基本结束了高增态势,当月或出现负增长。 Q6:结构性存款压降对商业银行有何影响?(1)造成银行体系资金结构性不平衡,股份制银行稳存增存压力加大,需要做好存款承接和负债补充安排。(2)加大司库流动性管理压力。(3)冲击资产配置行为,贷款和债券或形成“跷跷板”效应。 Q7:结构性存款压降对货币、信贷和社融有何影响?(1)不会造成存款的灭失,但可能会造成结构性分布不平衡和压降虚增。(2)对6月信贷保持乐观,下半年需求启动仍有待观察。(3)实体经济信用可得性预计不受影响。 风险提示:全球经济重启后疫情复杂度提升,国内降准预期再度落空。

阅读附件全文请下载:光大证券–银行业流动性周报第56期:结构性存款“七问七答”【行业研究】

311022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